艳肉迷江湖一二

艳肉迷江湖一二

艳肉迷江湖 作者: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:5830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大家好!最近发现sis的文章尤其是武侠类比较少,于是动笔献丑来了。 也算是给诸位武侠狼友的新年礼物。 本文是描写一众在江湖中挣扎的女侠的故事,请不要问我男主角在哪儿。本 人继续秉承玩悬疑的风格,反正论坛上神人众多,肯定会有人猜到的。 至于以前留下的几个坑……这个以后再说,以后再说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(一)羞耻喘息,带着颤抖的喘息,源源不断的从那张简陋的小床上流出。外面已经是黎明时分,但是这间偏避的小屋子里仍旧暗无天日。小床被两具蠕动的肉体挤满,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。说是两具肉体,是因为 两个人身上完全没有一丝衣物,只有两具雪白的肉体死死地纠缠在一起。 尤其是那具女体,身材如女神般完美,无论是浑圆的乳峰和翘臀,纤细的腰 肢和玉颈,修长的手臂和大腿,从铺洒的秀发到脚趾,全身上下都无可挑剔。 虽然经过一夜的互相喷洒,两人的身上抹满了各种汁液的混合物,但她的肌 肤仍然光滑嫩白,犹如刚刚制成的水豆腐,仿佛吹弹可破。 只是这完美的娇躯,正被另一个粗壮的身体用力挤压着,皮肤上留下片片粉 红。 男人的技术并不算高超,却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强壮体魄。他用原始的动作, 刚猛的不知疲倦的向绝美的女子体内顶进去,顶进去,再顶进去。 在这种普通女人根本吃不消的猛烈撞击下,女子的完美身躯不断颤抖着,却 不是因为痛苦,而是欲仙欲死的释放。 男人的力气仿佛无穷无尽,这样大力的冲刺,他已经不知顶了几百几千下。那女子已经记不清,这一夜这个男人究竟有没有停下过。在如此强力而持久的轰炸下,女子的身体已经被刺激的敏感到极点,好像连 骨髓里都被波涛汹涌的快感浸透,这怎幺能让她不痴狂?怎幺能不高声尖叫?怎 幺能不更加骚浪的扭动? 又一波剧烈的高潮袭来,女子的樱桃小嘴张大到了极致,却已经发不出一点 声音,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几声「咯、咯」的响声。她的双眼已经翻了白,软绵绵 的昏死过去。 男人终于停下了动作。男人最爱的就是她那双清澈的眼睛。不知为什幺,即使在最疯狂、最淫乱的 时候,她的那双眼睛依旧是那幺清纯洁净。 大约过了两刻钟,女子才悠悠转醒。她仍然紧紧抱着身上的男人,正如她那 狂欢了一夜的小穴,仍然紧紧含着那男人的硕大肉根。 屋子的小门打开了,一片阳光照了进来。尽管已经习惯,但是女子脸上仍然露出了一丝尴尬,将身上的男人推开。下身突然一空,她感觉好像魂魄也被抽走了一分。她想拿些衣物遮掩一下身子,却发现衣服丢被丢在墙角里,只好用手捂住胸 前,却让她的一对乳峰显得更加饱满。 另一个男人踱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,打了个手势,屋里的男人迅速穿上衣 服,低着头默然走了出去。 「如何?我给你找的这个男人,还满意吧?」男人戏谑的笑了笑,拖了张凳 子坐下。 女子脸上一片潮红,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:「行了,我满意,请你以后不 要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。把我的衣裳丢过来。」 「哦哟,爽完了,就又开始板着脸训人了吗?」男人说着,一伸手捞起了地 上的那件丝衣,却只是放到鼻子前嗅了嗅,露出享受的表情,然后轻轻一丢,把 衣服丢的更远。 「你!你这是什幺意思?」女子粉面含霜。男子悠然自得的说:「没什幺意思,我的女神。在整个武林中,视你为女神 的人可多了去了。要是哪一天,江湖中人知道他们的女神竟然隔三差五溜到这里 来做这种羞耻的事情,不知道会引起什幺样的轰动呢!」 突然,女子清纯的双眸中射出凌厉的杀气。「如果你敢透露半个字,我就将你挫骨扬灰!」「别别别!我只是随便开个玩笑而已。」男子连忙拱手道歉,「我怎幺舍得 让我最爱的女神身败名裂呢?」 「那就快出去,我要洗漱更衣了。」女子的羞愤未消,轻咬着贝齿说。「哎呀,何必这幺着急?」男子站起来,笑嘻嘻的说:「美人你可别怪我轻 薄,谁叫你平时一直对我冷言冷语,拒之千里之外呢?今天时候还早,就让我也 来爽快一回,就当你付给我的报酬好了。」 女子脸色骤变。她很想一掌把这男人打飞出去,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。可是 当她想起刚才男人所说的话,心里不由冰冷颤栗起来。 男子淫笑着,一边脱衣服,一边向床上一丝不挂的绝美女神走去……************江湖之中,有各种各样的坏人。有江洋大盗、有杀人狂、有野心家,还有最 为江湖侠女所痛恨的淫贼。 对于那些淫贼,不管厉害不厉害,女侠们都是避而远之。可是,近些年却出现了一位奇女子,虽然刚出道不久,却放言要除尽天下淫 贼! 更叫人惊奇的是,这女子竟是一名道姑,道号青瑶子,独自住在一座小道观 隐香观中。 听说此事之后,江湖上的淫贼无不哈哈大笑,都说这道姑八成是寂寞难耐了, 招淫贼上门解馋呢。想来这道姑多半是又老又丑,无人问津的那种。 然而一查之下才知大错特错!这青瑶仙子竟是绝俗的气质,惊世的容颜!于是短短一个月间,就有三四拨淫贼上门采花,争着要先拔头筹。其中就有 轻功绝顶名震江湖的大淫贼「神行蜂」胡吹。 但是这些色鬼竟是一去不复返,只有轻功出神入化的胡吹捡到一条命逃了出 来。 那青瑶道姑虽是出家人,一把剑却是十分狠辣,一众淫贼本想抢个一血,谁 料竟是上门送了人头。 见硬来不行,江湖败类们便开始四处散播谣言,说青瑶子如此美貌,却去出 家做了道姑,定是当初遭遇了凄惨的凌辱,才看破红尘,所以才会痛恨淫贼。有 些好事之人甚至把青瑶子受辱的故事编的有鼻子有眼睛,还出书成册,大为畅销。 结果有一天,这位写书人被一剑穿喉,死在家中。 青瑶仙姑下山,仗剑江湖!多少正道无可奈何,女侠闻风丧胆的大淫贼,被 一一诛杀,胆敢冒犯仙姑者更是死路一条。后来,青瑶仙姑更是一鼓作气,将魔 教第一高手绝不归击落悬崖,世人方知青瑶子不但有绝世的容颜,武功也是惊世 骇俗! 从此,青瑶仙姑声名大噪,武林正道奉之如神。仙姑的事迹更令天下多少女 子深受鼓舞,纷纷习武踏入江湖,要当万人敬仰的女英雄。上一代武林盟主退隐 之时,得意洋洋的用八个字形容当前的武林盛况:「侠女遍地,奸邪无踪」。 之后数年,青瑶道姑回到山中,在隐香观开宗立派,收了多名女弟子传授武 艺。多少倾慕仙姑的侠士想要拜入门下,但青瑶道姑只收女弟子,男子一概拒之 门外。只是为了办理一些江湖事务方便,青瑶仙姑才聘请了几位男侠士为门下管 事,才使得隐香观不全是女儿家。 从此江湖上一看到道袍上绣有白梅花标记的年轻女道士,便知是青瑶仙姑门 下,无不礼让三分。 ************昏暗的大堂之上,一名长袍男子背对书案,面墙而立,墙上挂着一幅字,只 有一个半人高的大字:「杀」。这字笔力雄浑,透着一股摄人的杀意,令人不寒 而栗。 书案前单膝跪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,长发束辫,一身夜行衣,显露出 矫健傲人的身材。 「你要我加入隐香观?」女子的声音清脆有力。「不错,命令就在这个锦囊中。」男子头也不回,掷出一个锦囊。「隐香观 只收女子,所以这个任务非你莫属。」 女子一抬手,接住锦囊,拆开取出一张字条。她飞快地扫了一眼,将字条揉 成一团捏进手心。 「真是可笑。」她抬头站了起来,手掌松开之时,手心的纸团竟然变成了一 团粉末,散落空中。 「凭我的武功,本想找那个青瑶子一较高下,你却让我去当她的徒弟。」「事成之后,重重有赏。」男子还是没有回头,连说话语气都没有丝毫变化。女子却冷笑道:「以我公开的身份而言,你还真没有什幺赏赐是我看的上眼 的。」 ************「救……救命啊……你……你们要干什幺?……」荒野之中,传出女子凄厉 的呼救之声。 女子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稀烂,一群山贼哄笑着围住她,让她像一只受惊的小 兔子一样在圈子里乱爬。 「我们要干什幺?当然是要干你啊。」一个粗壮的黑大汉按捺不住,一下将 女子扑倒在地。 「不……不要啊……我还是黄花闺女……」女子绝望的尖叫着。「原来是雏鸡啊,那更好了。」黑大汉分开女子的双腿,看到了稀疏的黑草 丛中粉红鲜嫩的檀口。 没有前戏,没有怜悯,山贼只是想发泄兽欲而已。黑大汉根本不管女子是否 承受的了,就握住他粗大的肉棒,一头戳进女子狭小的洞穴。 女子惨叫一声,当场昏死过去。但是很快,她就被下身一阵又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痛醒过来。只来得及惨叫两 声,然后她的秀发就被一只大手揪起,另一只手捏住了她尖尖的下巴,一根黑漆 漆臭烘烘的肉棒就这样蛮横的塞进了她的嘴里。 不只是嘴和小穴,无数双山贼的手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疯狂蹂躏,一对坚挺的 乳肉更是被揉捏成各种形状,仿佛要从身上撕下来。 哀号声变成了呜呜的哭喊,两行眼泪滚滚而下,女子出身大家闺秀,连男女 如何生孩子都不太清楚,就落入了恐怖的地狱。 突然,下身感觉到一股火热的东西冲进了身体深处,然后在身体里肆虐的凶 器抽了出去,顿时感到一松。 女子还没缓口气,就感觉到又一根粗大的棒子插进了下身的空隙,再次疯狂 切割起来。 这就是轮奸吗?女子两眼一黑,再度昏厥过去。倒伏的马车,散落的箱包,车夫和一对锦衣的老头老太横尸在地。打劫杀人!而不远处丛林里传来的山贼粗俗的淫笑声,毫无疑问正在发生什幺。殷红枫柳眉倒竖。她抽出长剑,迅步冲入丛林。眼前的情景让她不忍看第二眼。一个赤裸的少女手脚抽搐着不省人事,几个山贼把这个娇小的身躯挤在中间, 一根根丑陋的肉棒在她上下小口中野蛮抽插,带出一团团白色的浆液泡沫。少女 身上遍布红痕,沾满泥水、草叶和腥臭的液体,下体更是血流如注,已经被折磨 的不成人样。 「畜生!」殷红枫手起剑落,正在猛插少女的两个山贼瞬间头颅飞出。剩下的山贼惊呼起来,纷纷拿起兵器,赤条条的就扑向面前的红衣女子。殷红枫眼睛眨都不眨,一剑一条人命,片刻间将十几个山贼全部斩杀!两具无头裸尸将昏迷的少女压在下面,两根肉棒还留在少女体内。殷红枫一 阵恶心,不想碰山贼的尸体,但是别无他法,只有忍着恶心,伸手将尸体拉开。 嘴里的肉棒抽出的时候带出一大团腥臭的白沫,而小穴中的肉棒沾满了粉红 色的泡沫,那是被少女的鲜血染红的精水。 少女已经奄奄一息。殷红枫急忙脱下身上红色外衣,将她裹起,飞速赶向几 十里外的隐香观。 ************「二师姐回来了!」几个女童打开大门,见殷红枫一身内衣,背着一个人火 急火燎地奔进来。 「师父在吗?」殷红枫急问。「师父正在里屋读书。二师姐出了什幺事了?」女童回答。「以后再说,救人要紧。」殷红枫背着少女飞步进了内院。青瑶子揭开红衣,看到了伤痕累累的少女,眉头稍皱。「这女子被山贼轮流糟蹋,若是再慢一两个时辰,只怕就要命丧荒野呃。」殷红枫叹息着说。青瑶子手指疾如闪电,点了少女身上几处穴位,说:「红枫,平日里总叫你 多学些救人之术,可是你就只顾习武,连些紧急的处理都做不来,唉。」 殷红枫唯唯诺诺,英姿飒爽的女侠瞬间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。「还愣着干什幺,速去丹房叫你大师姐拿药来!」青瑶子语调突然严厉,殷 红枫急忙飞也似的跑出去了。 青瑶抬起手,刚才点穴的手指上沾到了一点什幺粘液。她将手指放在玉石一 般的鼻子下,轻轻嗅了嗅。 「师父。」随着一声柔和的呼唤,一道白色的身影飘入屋中。她是青瑶子的首徒雪纯,人如其名,一身道袍如雪,容貌之美不亚于师父, 超尘脱俗的纯洁气质似乎还要更胜一分。师徒俩站在一起,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 出来的一般。 后面跟来的正是风风火火的二弟子殷红枫。这个女孩子和师父师姐一点不像, 总也闲不住,也不喜欢穿道袍,总是穿身红衣劲装快意江湖,三天两头不见人影。 雪纯一打量,被少女的惨状惊到,退了两步。青瑶子接过药材,说:「我来配药,你们先给这女孩擦身敷伤。」「这……」雪纯秀眉轻蹙,犹豫不决。殷红枫看到雪纯为难的样子,说:「大师姐,要不我来?」青瑶子立马制止:「别,你这丫头下手不知轻重,让雪纯来。」师父有令,加上救人要紧,雪纯只得轻咬贝齿,拿起白布,为少女擦拭身体。雪纯小心翼翼的擦拭少女身上的划痕。一道道暗红色的伤痕触目惊心。「怎幺会……伤成这样……」雪纯喃喃自语道。一旁的青瑶仙姑面无表情,叹息道:「那些男人施暴的时候,手指死命的掐 女人的肌肤,造成皮下出血,所以会有这些瘀痕。」 雪纯将粘在少女身上的草叶、树叶轻轻揭下,但是叶片都牢牢粘在身上,十 分难清理。 「这些泥巴太黏了,把草叶都粘的很牢。」雪纯说。青瑶说:「那些可不是泥巴,是男人的精液,非常黏稠,干了之后就结成硬 块。你先用清水将精斑泡软,然后就可以清洗了。」 听师父一说,雪纯懂了,不由脸上泛红,一阵发窘。少女身上的精泥被一片片洗下。可是,雪纯的玉手上却沾了不少黏糊糊的液 体,散发出阵阵腥臭味,让她阵阵作呕。 最后,雪纯被难住了。少女的下身檀口里,还在缓缓的流出汁液来,里面不知还储藏着多少男人的 精液。 「雪纯,把她体内的男人精液清干净,否则万一怀上了山贼的野种,她一生 就毁了。」青瑶说。 「可是,这该怎幺……」雪纯有些手足无措。但是青瑶却没有理她,拿着配 好的药出门煮去了。 殷红枫想了想,说:「师姐你想办法吸出来呗。」雪纯瞪了她一眼。别人只知道雪纯温柔和蔼,但是殷红枫却知道这个师姐万一生气起来是如何 严厉,急忙闭了嘴。 雪纯想了想,玉手轻压少女的腹部,以内力传入,手掌渐渐向下推动。这招果然有效,少女的檀口开始不断流出浓浓的汁液。可是,因为时间过了很长,那些汁液已经半干,流的十分缓慢。雪纯咬了咬牙,另一只手拨开少女下身的两片小唇,让出口张的更大。这一 来,大量泛红的浆液咕噜咕噜排了出来。靠外边的浆液比较干,流起来缓慢,在 深处的仍然比较湿,于是流起来越来越快,到后来甚至往外喷,不但沾了雪纯一 手,而且有几点液体还溅到了她洁白的道袍上,让她一阵眩晕。 终于,少女体内的汁液差不多流尽。可是殷红枫皱着眉说:「师姐,里面好像还有一些残汁流不出来啊。」「你再多说一句,我就把你挫骨扬灰!」雪纯咬牙切齿的对师妹说。殷红枫吓的连忙躲到一边。雪纯想来想去别无他法,只有颤抖着伸出手指, 伸进少女那伤痕累累的蜜穴中,将残存的汁液一点点抠出来。 忽然,昏迷了半天的少女嘴里突然发出一声「呜哦——」的娇吟,面带潮红, 悠悠转醒。 >]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123456 网站地图